工作2年的随感

     工作了将近两年了,日复一日感到的是对未来不确定性愈发强烈的迷茫,这段时间过得比在大学那段日子还要快很多,因为每天过得都几乎一样,早上九点起床刷个牙就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大老远跑公司搬砖,晚上七点公司吃个晚饭就打车下班了,两点一线是生活的主基调。

     其实也还好,我从小到大人也比较无聊,几乎没怎么出过上海,从上学到毕业到工作,人生一直在一套既定的模板下运行,波澜不惊。还挺怀念刚毕业那段日子的,李老师去了纽约深造,杨老师去了北大读研。以前基本每天都得聊上一聊互相吹一吹,现在联系也少很多了。刚入职的时候,由于没有实习经验基本什么都不会,redis都没用过,而当时组里就我一个校招,和各位哥哥差距非常明显,而且又没有啥社会经验,那时每天还挺焦虑的。

     最近上海爆发了疫情,关在家两个礼拜了,不得不承认上海的这波管理很窒息,我除了每天愁吃以外,周遭又爆出互联网大面积裁员各种消息,工作上还得担心绩效晋升各种问题。工作的两年,经历过刚入职时的挫折,不适应等,现在看来也只是一个小波澜,平时主要还是写业务crud,带给我提升的不是技术,而是一套负责、仔细的做事态度,思考问题的经验,和敢于表达自己想法勇气。而这些软素质也确实是我从小到大忽视和缺失的,确实从小到大我养成了一种功利性的思维,忽视了综合素质的积累甚至是一些社会常识的积累,说出来的话层次也特别浅薄。这种软素质习惯类的以后还得多积累多练习。

     聊回互联网,最近的经济和股市很魔幻,21年国内祭出了一系列组合拳,教育双减、房地产三道红线、互联网反垄断,直接给经济降温,也就是在这些标志性的事件过后,中概股经过了大半年的下跌腰斩后,前几个礼拜也就是俄乌冲突刚开始时,伴随着恒指集体暴跌被外资做空。互联网长达十年的高景气,各种大小app爆发增长的时代,随着寡头格局的形成,已经迎来了高增长的拐点。

     有一种现象感触很深,每年应届生薪资都再创新高,高校计算机相关专业不断扩招,网上到处都是python入门的课程,还有一堆非科班转码,连街坊亲戚都知道互联网高工资已经成为了常识。目前来看每年1000w毕业生的就业是个大问题,很难不认同互联网的就业岗位已经饱和。随着周边陆陆续续的裁员潮,让我想起了之前看的一篇文章,过去十年的翻倍房价、高增长的工资以及永远在涨的中概股,给了人们去上最大杠杆的勇气,透支未来的现金尽可能选更好的地段更好的学区,透支未来的健康不断加班加点作出业绩。在疫情加上裁员的双重压力下,高杠杆成为了跨越阶级的一种机会,也成为了不确定的经济环境环境下最大的隐患。

     没有在大学期间去参加实习或者去出国转一圈,对我确实是一种很大的遗憾,直到工作以后我才逐渐去掌握一些生活的常识,了解社会的现状。但是现在想来其实我当时随大流一头扎进互联网也不能说是个不好的选择,根据十四五规划来说,数字经济仍然是一个大重点,特别是和传统行业以及新基建相结合。因此随着行业内卷化的加剧,非核心部门业务变得岌岌可危,特别是我这类的crud boy可替代性非常强,因此如果是在国内的话留给我的方向也很明确,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去选择更高壁垒细分行业。

-------------本文结束-------------
0%